“阿南,你不喜欢我了吗?”她声音有些颤抖。

可偏偏有些人的一句话,就能直接把人砸晕。

庄拙言说:“虽然江知安是贺氏建筑那边从国外高薪请来的建筑师,但贺氏建筑原来就有个金牌建筑师,两个设计团队为了城中区那个项目在公司内部就干起来了。最后用谁的方案,小贺总还没决定。”

“这江知安为了在小贺总面前表现出非常努力的样子,前些天还因为长时间伏案晕倒送医了。我寻思着她想挤掉原来的建筑师不说,还想成为贺家少奶奶。你看她价都不问直接刷卡买画的样子,保准是送给老太太讨人家欢心的。”

沈书砚想了想,才如实跟庄拙言说:“贺山南看不上她。”

贺山南没说话。

隔着电话,程妍到底也抓不准他的心思,只得放软态度,“阿南,我在跟你示好。”

这话直接让庄拙言笑了出来,“没错,小贺总挑着呢。”

虽然看不上程妍清高端着样,但程妍是真漂亮,清冷高级脸,还上过最美东方脸前100。

甩江知安几十条街。

意思是同样的解释他没必要听第二次。

那头是沉沉的呼吸声,她没挂电话,他也没挂。

半晌之后,她说:“阿南,你别跟我赌气了好不好?我……我不想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,又错过三年。”

沈书砚心下一沉。

又不敢多问,要是让贺山南觉得她缠着他了,这事儿估计更难办。

庄拙言知道沈书砚为这事儿烦着,把她叫到清吧,把打听到的消息告诉她。

听到这儿,贺山南笑了笑,问她:“这就叫示好?”

那她是没见过跟贺山南示好的女人都是怎么做的。

因为他哄着她,所以她就连示好,都得这么高姿态?

说句重话就跑了,转头又打电话说一些官方解释?

程妍前几天给他打电话了,解释跟那个男明星的事儿。

她这么说的:“我跟他是好朋友,他取向不是女。那天他去机场接了我,然后一起聊天吃宵夜,我在他那个小区租的房子。”

“哦。”他淡淡地应了一句,“这些网上都有。”

贺山南骨节分明的长指轻点办公桌面,迟疑片刻,声线清冷道:“那你回宋城来。”

/94/94579/21010301.html

消息发出去之后,他到晚上才回,就一个字。

——忙。

那就是不见的意思。

沈书砚咨询了律师,对方说如果没有确切的沈策安给江知安母女的转账凭证,这个钱,很难要回来。

就算沈书砚的母亲以追回夫妻共同财产为由起诉他们,也得有确凿的证据。

可偏偏,沈策安所有的转账里,唯独这一千万的借贷款项,是没有的。

就连江知安现在引以为傲的设计,也不过是因为当初江知安她妈知道沈书砚学画,逼着江知安去学的。

虽然是有那么点天分……

江知安这事儿,打乱了沈书砚的计划。

纸醉金迷那边的人,也不会为了她去上庭作证,这不是分分钟在法庭上宣告所有人,他们做违法生意要自投罗网么?

沈书砚越想越觉得愤恨,因为这千万的贷款,她差点被那些人……

思来想去的,她还是给贺山南发了消息,想跟他见一面。

她愁得很。

……

贺山南的确在忙。

阅读过河拆桥最新章节 请关注天下书屋(www.txtxu.net)

章节目录

过河拆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只为原作者地理课代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地理课代表并收藏过河拆桥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