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这儿,贺山南明白沈书砚什么意思。

笑了出来,是真的笑。

气笑的。

网友把娱乐圈的男明星猜了个遍,没一个人答出来。

爆料的人也似是而非,没有将男主角的身份曝光。

沈书砚淡淡地吐出三个字:“贺山南。”

这个“本来”用得挺好,贺山南似乎来了兴趣,淡声问:“然后呢?”

她表过忠心了,转而说道:“但我那天看到你给江知安开车门了,你大概还不知道江知安的身份。她是沈策安的私生女,拿着沈策安借的钱在国外镀了一层金,但是那些钱都是我在还,为了还那些钱,我受了多少委屈你知道。我不是大度的人,看不得江知安踩着我的肩膀顺风顺水。”

贺山南半眯着眸子,神色晦暗不明。

她对贺山南的身形太过了解。

是刻印在她肌肉习惯里的体型,是可以用唇形描绘出来的。

甚至还清楚他腰侧后面的一处七八公分的伤疤。

听到晏谨之的名字,贺山南眸子里透出冷光来。

不过很快就将那抹冷厉收了起来,随即是一如既往的游刃有余,那眼神,像是能将她看透一般。

沈书砚道:“我本来拒绝他了,因为你不让我跟他有关系,这话我铭记于心。”

黑色口罩,低头侧目,帅气与气场并重。

程妍跟他旁边,时不时转头看他,是高糊照片都糊不住的欣喜。

网友纷纷猜测内娱第一清冷挂女艺人身边那位气度不凡的男人是谁,是不是那位与她交往了两年多三年的神秘男友?

她不确定他在想什么,试探性地问:“我不给晏谨之画,你能让江知安输吗?”

跟晏谨之合作,对沈书砚来说的确不是一步好棋。

但用这个理由跟贺山南示好,他会记在心上。

她听到贺山南一声冷淡的笑,“你知道贺氏建筑为了这个项目忙了多久?你真觉得到现在这个程度,我会因为私人恩怨开了江知安?为了你一句‘我不是大度的人’,把名和利拱手让人啊?”

贺山南的话,说得沈书砚脸色一阵白。

她定了定神,才说:“我知道,南哥你不会为了我这么做。那我就只能用自己的辙儿对付江知安了。”

“就聊两句。”沈书砚恳求。

他没说话,但是走进了旁边一间空着的包间。

她不是来勾搭贺山南的,自然也就不会一进包间就贴上去,直接了当地跟他说:“晏谨之要找我参与他那个项目,打算给我两三百万的酬劳。”

他抬手掐着她的脖子,把人摁墙上,“在这儿等着我呢,嗯?”

wap.

/133/133732/31383896.html

她在微博上看到有狗仔拍到程妍与神秘男子同回宋城的画面。

这照片拍得妙啊,男人一手推着行李箱,另外一只手也没空着,程妍的手牵着。

男人身高体阔,肩宽腰窄,一身黑色长款风衣穿得比专业模特还要出类拔萃。

沈书砚没两天就从庄拙言那边得到消息。

她说她一个当猎头的朋友得到贺氏建筑那位金牌建筑师的答复,准备跳槽了。

这该是在贺氏建筑内部的项目输给了江知安,所以提前找下家。

不然回头江知安这个项目做成,那位金牌建筑师在贺氏建筑就更没有立足之地。

他两好上,她不意外,但没想到这么快。

她以为程妍钓着贺山南,他不会那么快上钩。

可到底是低估了一个自由身的男人对白月光的渴求程度。

早走还不用受气。

这对沈书砚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更糟糕的消息在后头。

后来沈书砚是跟庄拙言打听到了贺山南的行踪,假装在会所偶遇。

她拦着贺山南的去路,后者表情明显不悦。

那种想要跟她撇清关系的表情。

阅读过河拆桥最新章节 请关注天下书屋(www.txtxu.net)

章节目录

过河拆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只为原作者地理课代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地理课代表并收藏过河拆桥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