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书砚没接话,脸色微微怔了一下,因为目光越过江知安,她看到了款款而至的贺山南。

宴会厅门口的侍应生查看了庄拙言的请柬,又看了看沈书砚,便放行了。

贺山南那边不可能一点信儿都没有啊……

看着江知安面红耳赤的模样,沈书砚觉得挺想笑的。

想过去跟她说一声,不属于她的圈子就不要强行挤进来了,会显得格格不入。

她两前脚刚走没几步,身后就闹了动静出来。

门口的侍应生恭恭敬敬地说:“抱歉女士,请柬没带的话,请人送来吧。”

她瞪了不远处的沈书砚一眼,说:“为什么她没有请柬就能进去?”

侍应生扭头看了眼,解释道:“沈小姐是周女士亲邀客人,自然不需要请柬。”

她这话,显然不是空穴来风。

加上沈书砚几次跟晏谨之碰面,他表现得十拿九稳的模样,难道暗中做了些什么?

不过她没过去,就只是静静地站在这儿,冲她微微笑了笑。

她沈书砚再落魄,也不至于被挡在宴会厅门外。

庄拙言小声在她身边说:“瞧把她急的。”

结果人家压根不吃这一套。

江知安挺没面子的,刚刚才赢了公司的金牌设计师,众人皆知她即将成为贺氏建筑最年轻的首席建筑师,想来宴会露个脸,结果连门儿都进不去。

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,内里是

庄拙言细细品味了一下沈书砚的话,半晌之后才说:“你别说,晏谨之跟那边的关系还挺紧密的,保不齐最后这个项目就落在晏谨之头上。”

沈书砚知道庄拙言人脉广,不管是商圈还是政圈的,都有认识的人。

沈书砚跟庄拙言去贺山南奶奶寿宴那天,把江知安打败贺氏建筑金牌设计师,成功在内部突围的消息告诉了她。

庄拙言挽着她的手走到宴会厅门口,拿着请柬入内。

沈书砚回头,就瞥见了盛装出席的江知安。

一改干练的职场女性装扮,今儿江知安一袭白色抹胸长裙,倒是强行增添了点清冷的感觉。

问她:“你没跟小贺总提啊?”

“提了。”沈书砚想起那天贺山南的话,“我还跟他说了打算应了晏谨之的提议,参加他的项目。”

江知安注意到了沈书砚的目光,傲慢地回应侍应生:“我是贺氏建筑的设计师江知安!”

“抱歉,上面下的规矩,就算您是公司的设计师,也要请柬才能放您进去。”

阅读过河拆桥最新章节 请关注天下书屋(www.txtxu.net)

章节目录

过河拆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只为原作者地理课代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地理课代表并收藏过河拆桥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