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婚夫送她的超大钻戒,试婚纱的剪影,堆满公寓的玫瑰……

她说每天都好幸福,原来被爱是这种感觉。

庄拙言问她什么想法,她说:江知安肯定想不明白她到底哪方面输给了程妍。

程妍嗔怪一声,“你怎么上来这么长时间,再不下去,老太太该生你的气了。”

贺山南声音淡淡,“来给你收拾烂摊子。”

她轻哼,“是她先说我戏子,我才给她点颜色瞧瞧的。怎么了,你公司的设计师,我动不得了吗?”

贺山南问,“你什么身份管我啊?”

“女朋友也管不了吗?”

“我老婆可以管。”

“马上竞标了,她还有点用。”贺山南倒是挺现实。

她不依:“那我就是不喜欢她,让你开了她呢?”

贺山南半开玩笑:“行,回头找个理由开了她。”

程妍应了一声,跟着贺山南往楼梯那边走去。

走廊里安静,他两的对话声也并不小,沈书砚听得挺清楚。

“我更不喜欢沈书砚,不想你跟她来往。”

沈书砚立刻将手腕从贺山南手里挣了出来。

程妍很快走了过来,看了眼只穿了衬衫的男人,便抬手挽着他的胳膊。

贺山南没动,任由她挽着。

“好啊,那结婚。”

离婚,恋爱,再婚,贺山南速度真够快的啊。

这宴会,知道的是给老太太贺寿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贺山南跟程妍的订婚宴。

那天之后,他两不日就要领证的消息传遍了宋城的大街小巷。

听闻贺家继承人要给未婚妻举办一个无与伦比的盛世婚宴,来彰显他对未婚妻的重视程度。

程妍也一改在上一段恋情里的低调,时不时在社交平台秀一下恩爱。

谢谢他们两当年吵架她才有机会抓住贺山南得以喘息?

还是告诫她以后可别再给别人那样的机会?

话没来得及出口,贺山南便低头跟程妍说:“走吧,老太太不是催呢?”

沈书砚再见贺山南,是在城中区旧城改造的竞标会上。

久久没见,她发现贺山南比往日要恣意张扬许多。

所以,和喜欢的人在一起,才会发自内心的快乐。

这怕不是被江知安算计了吧?

迟疑间,沈书砚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尚未回头,熟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。

“阿南!”程妍喊了一声。

私下里的贺山南并不像公开场合里的那般儒雅斯文。

那个月里沈书砚看了个透彻。

但他此时眼尾泛红,声音里透着几分沙哑,倒不像是正常情况。

贺山南朝她这边走来,抬手解开了领口的两颗纽扣。

男人似乎挺喜欢这种争风吃醋的戏码,看几个女人为他面红耳赤。

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,把沈书砚晾在一遍,她轻咳一声,“你两聊,我先走。”

“沈小姐。”程妍叫住沈书砚,“有件事忘记跟你说。”

衬衫之下的肌肤透着一种异常的红,他的手扣住沈书砚的手腕,灼烧感传递到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。

沈书砚怔愣,“你发烧了?”

贺山南嗤笑,“你觉得呢?”

沈书砚看了眼程妍,不知她想做什么,问:“什么事?”

程妍道:“三年前有一阵儿,我跟阿南吵得特别凶,有人趁虚而入。不过不是她的,终究抓不住。别白费心思了。”

这个时候她该说什么?

阅读过河拆桥最新章节 请关注天下书屋(www.txtxu.net)

章节目录

过河拆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只为原作者地理课代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地理课代表并收藏过河拆桥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