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桀嘱咐了句,便转身欲走。

阿赫雅猛地回神,抓住了他的衣带。

谢桀忽然伸手,抚上了她的眼睫。

“沾了雪。”

他的目光落在那一段正在伺候他的皓腕上,泛着幽光,似乎噙着笑意,声音低低的,叫人忍不住脸红。

“云美人比你可差得远了,算不得盛宠。只是朕少入后宫,才传出这个名头。”他只作不闻,自顾自地说,似乎是在解释。

“毕竟是德妃家中送来的人,朕也要给几分面子。”他冷笑了声,眼中分明有不屑。

德妃送进来云美人,是为了固宠,最后却叫她压过了自己。

阿赫雅没有躲开,她眸光微闪,顺着他的手,将自己的脸贴了上去。

“陛下。”

她轻轻地唤,声音里带着些迷惘。

谢桀眼神微暗,似乎有些意外她的好哄。

他笑了声,反手将阿赫雅打横抱了起来,径直向内殿走去。

“陛下!”阿赫雅惊呼了一声,“您放我下来!”

阿赫雅拢了拢自己的斗篷,思绪有些飘忽。

琼枝殿中,圣驾的到来让宫人将炭火又烧得热了些,整个宫殿暖烘烘的,与外头的天寒地冻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阿赫雅暖了暖手,才去替谢桀解开斗篷,微微垂下眼,掩盖住自己内心的动摇。

阿赫雅想到德妃那目中无人的高傲性子,眼中露出了几分好笑。

恐怕暗地里,血都要呕出三升了吧。

宫中无后,德妃将后位视为囊中之物,淑妃是沈家嫡女,家中掌着兵权,看起来只是一副好说话的包子样,实则心思深沉,都不是好相与的。

云美人这回的动静闹得太大,恐怕满宫都要将目光投向她身上了。

她正思量着这事会带来的重重结果,身后便是一软,整个人陷入了被褥之中。

“好好休息。”

“陛下,也会向对云美人那样对我吗?”

谢桀的声音低沉,带着莫名的意味:“不会。”

“我相信您。”阿赫雅于是展露出了一个笑容,一时间,宛如冰河解冻,花蕾绽开。

仇恨都拉了,索性将恃宠而骄这四字贯彻到底。

她走出亭子,听到身后传来水声。

云美人,跳下去了。

大胥的冬天,仿佛要比北戎还冷得多。

跳下去,捞起来?

云美人脸色顿时变得惨白,她不敢置信地抬头,看向谢桀,仿佛不能接受他的狠心。

“陛下……”

“您就这样处置了她吗?”

“他们说……我未进宫前,云美人有盛宠在身。”她抬起眼,怯生生的,仿佛一只害怕被抛弃的兔子。

“您……”

“死,还是活。”谢桀唇角微勾,眼底却一片冷漠,“云美人自己选吧。”

他撂下话,便拉着阿赫雅往外走了。

阿赫雅顺着他的力道,脚步却忍不住带上了几分沉重。

谢桀轻笑了一声,指腹在她的侧脸摩挲着,把那里染上一片红晕。

“阿赫雅,觉得朕冷情了?”

阿赫雅眼中似乎充满了无措,蝶翼般的眼睫轻轻颤抖着,暴露了主人内心的不平静。

阅读诱君春宵帐最新章节 请关注天下书屋(www.txtxu.net)

章节目录

诱君春宵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只为原作者迟日不咕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迟日不咕并收藏诱君春宵帐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