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德宫的宫人们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去,眼观鼻鼻观心,无人敢去窥探德妃一定万分难看的脸色。

“阿赫雅?”

“你可知道,云美人向来与德妃娘娘交好?”她的声音也没有丝毫不对劲,仿佛被掐出血丝的并不是自己的身体,“你不该仗着盛宠……”

她跟云美人可是生死的血仇,这兴师问罪的架势,可真是为德妃拉得一手好仇恨。

关起门来发闷声财也便罢了,这般金碧辉煌的进德殿,不是摆明了跟所有人说——我家有的是钱,怎么来的大家心照不宣,快来抄家?

一个云美人不够,她要向谢桀献上投名状,总得先将德妃得罪个干净。

阿赫雅心中啧了一声,面上却逐渐冷淡下来,语气里也带上了三分不快,打断了她。

“如今已经是庶人云氏了。”

“陛下喜欢我年轻气盛。”阿赫雅摆了摆手,望着德妃的脸色,心中告了声罪。

实在不好意思,谁叫你家挡了谢桀的眼。

“好、好、好。”

她染着蔻丹的长指甲掐进身旁的何婕妤手臂上,毫不留力气,尽情发泄着火气。

何婕妤面无表情,连躲一躲的动作都没有,直直受了这无妄之灾。

“我是不是说错话了?”她说完还蹙起眉头,捂着嘴一派尴尬,笑了声。

“抱歉啊,宫中的规矩礼仪,我确实不大明白。”

阿赫雅看着德妃的脸色缓和下来,眼睫轻颤,又补了句:“不过陛下也不在意。”

这句话一落,原本就安静的大殿中更是死寂一片。

谁能想到,陛下带回来的一个毫无根基,不曾册封的女人,在云美人面前耀武扬威便罢了,到了德妃面前,竟然依旧是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做派。

“年轻气盛,恐怕会惹祸上身。”何婕妤感到德妃的力气越来越大,面色也逐渐沉了下去,似是提醒,又似是警告地开口。

半晌,德妃终于缓缓开了口,眼中分明充斥着怒火。

“本宫记住了。”

德妃在宫中算不上受宠,能有这般风光的日子,全靠她的母家是相府。

否则也不用费尽心机送进来一个云美人,还在宠爱上被压了一头了。

这话无异于往德妃心上扎刺,激得她脸色都变了,含怒盯着阿赫雅,半晌,抚掌三声。

,还是陛下的旨意大呢?”

“自然是陛下。”何婕妤也自然地接了一句,微微皱眉,似是不解。

“哦。”阿赫雅顿时直起身来,脸上挂笑,“那我应当是不用行礼了。”

“她是欺君之罪,不死已是侥幸。”她提醒似的,唇角微勾,似笑非笑:“德妃娘娘这是要为她,来向我寻仇么?”

殿中顿时一片寂静。

“放肆!”德妃身边的宫人有些沉不住气,立即斥责了一声。

阿赫雅歪了歪头,看向德妃,满面无辜:“陛下金口玉言,叫我日后除见君外,都不必跪了。”

“德妃娘娘宫殿这般大,不是应当很受宠的么?难道没有人通知您?”

德妃毕竟是妃位,如今陛下未曾立后,德淑二妃便是宫中品阶最高的人。

加之德妃身后站着相府,后位也指日可待。

阅读诱君春宵帐最新章节 请关注天下书屋(www.txtxu.net)

章节目录

诱君春宵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只为原作者迟日不咕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迟日不咕并收藏诱君春宵帐最新章节。